自定内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自定内容

威尼斯人娱乐

FLOWER SHOW

图片
自定内容
{
导航菜单
自定内容
遇见。花
自定内容
}
文章分类
上一篇:馈 岁
下一篇:没有了
文章正文
过 年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9-03-31 18:28   

    关于过年的诗,成千上万,但有一首想绕都绕不开,那就是北宋大政治家、大思想家、大诗人王安石的《元日》:

    爆竹声中一岁除,

    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    千门万户曈曈日,

    总把新桃换旧符。

    过年,辞旧迎新,贴春联,大扫除,压岁钱,亲朋好友相聚喝点小酒那是一定的。小时候过年,老辈传下的年味儿浓啊,腊八过后,从小年二十三起,人们便开始忙年——打扫房屋,盥洗沐浴,准备年货,等等。这时候,妈妈是最忙的,大扫除也是必须的。妈妈会发动全家老小,将积在房屋犄角旮旯玻璃窗户上的灰尘清扫干净,拆洗被褥衣物,催促我们几个小的去大澡堂子洗澡。同时,妈妈还要使出蒸煮煎炸烹炒等百般武艺,将正月十五前全家的吃食做出来。在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,好吃的食物真的不多,那些在今天看来不算什么好的吃食,诸如糖果、水果(只是苹果和梨)、饺子、油炸果子等等,也只有在年节时才可以吃得到。看着妈妈辛苦换来的热气腾腾刚出锅的琳琅满目的美食,我们几个馋嘴的姐妹哈喇子都出来了,趁妈妈不注意偷叼几口,总会挨上狠狠的几筷头。现在经济条件好了,物资丰富了,过年就变得简单了很多,大扫除可以请保洁,差什么需要什么去超市买来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,为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的妈妈老了。现在,饱经风霜年届九十四岁的妈妈,行动不那么灵便,老手干如枯枝,再也无法为我们准备过年时的一切,只是唠叨着老辈们过年时的习俗和需要准备的物件,还经常说自己老了没用了——就在前不久对我说“驴老一宿,人也是”,让我心里好不是滋味。姐妹们为了让妈妈宽心,会将妈妈“唠叨”的过年备办的各种“事”与“物”,准备齐全,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如今过年,对我们兄妹来说,只是添岁而已,可小字辈儿们就开心了!看到他们过年时欢欣鼓舞的样子,我还是会有“听烧爆竹童心在,看换桃符老兴偏”的兴致。

    关于过年的诗,绕都绕不开的,还有雄才大略的唐太宗李世民的《除夜》:

    岁阴穷暮纪,献节启新芳。

    冬尽今宵促,年开明日长。

    冰消出镜水,梅散入风香。

    对此欢终宴,倾壶待曙光。

    过年,是亲人们的欢聚团圆。每到年根,在外的游子都会排除万难归家。俗话说,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。一家人坐在一起,谈天说地,把酒言欢,幸福感满足感油然而生。爸爸是军人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部队上,一年回不了几次家。只有过年,是爸爸与家人团聚最长的日子。爸爸的过年回家,也就成了我童年时最美的心愿和最大的企盼。记得有一年爸爸回来,看到我因贪玩被冻得又脏又黑皴了的双手,就烧水为我洗手,爸爸细心地为我搓洗着双手皴裂的部位,可是左手腕儿外侧一处深棕色“脏处”,搓得生疼都搓不掉,我不敢吱声,只咧嘴忍着,爸爸凑近前细看,原来这不是“脏”,是一处胎记,爸爸和我都笑了。后来,爸爸离休了,我们六个姐妹兄弟也长大了,各自成了家,再后来爸爸因为脑血栓长年卧床。尽管姐妹们尽心奉侍,最终深爱我们的爸爸还是因器官衰竭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我在外地工作,未能见爸爸最后一面。每一次想起,总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如今远在外地的我,每年赶回家过年,与家人团聚,陪妈妈聊天,了却一份思念,奉上一份孝心,已然成为一种习惯。是的,只有妈妈在的家,才是过年的最好去处。

    关于过年的诗,绕不开的还有唐代大文豪韩愈的《春雪》:

    新年都未有芳华,

    二月初惊见草芽。

    白雪却嫌春色晚,

    故穿庭树作飞花。

    今年过年,春雪给人们带来了惊喜。过年是姐妹兄长聚首话家常、聊收获、享亲情的最好时节。爸爸妈妈生养了我们姐妹和兄长六人。那时候家里孩子多,爸爸在部队上顾不了家,奶奶跟我们一起生活,一大家子人七嘴八舌,少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。妈妈是顾了东顾不了西,管了上管不了下,大姐便承担起家里的很多事务,自然成了弟妹们的主心骨。大姐不仅是家里的大姐大,也是医院里的妇产科主任,里里外外一把手。俗话说,家家都有八出戏。姐妹兄弟多,事情也就多,昨儿这个头疼脑热了,今儿那个话不投机了,明儿又一个需要凑份子钱了……无私的大姐都会帮着处理得妥妥帖帖。姐妹们的下一代,都是大姐亲手接生的,在带孩子的过程中,也从未离开过大姐的呵护与关爱。如今子侄外甥辈的下一代,生活中遇到有关孩子的各种问题,还是离不开大姐的帮助。好像家里事就是大姐的事,大家已然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对于孝顺父母,大姐更是表率。爸爸生病卧床十几年,大姐带领姐妹兄长一起,从泡脚洗澡到吃喝拉撒,从输液打针到拍背吸痰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悉心照料,直到爸爸离世。爸爸卧床十几年,浑身上下从未起过褥疮,全凭姐妹兄长之辛劳。爸爸和妈妈晚年一直住在大姐家,我们过年回家,就是回到大姐家,大姐家也就是妈妈家——我们共同的家。

    俗话说,年好过,月好过,日子难过。又说,家和万事兴。正是因为大姐的付出与担当,我们姐妹兄长一直和睦相处,互助互爱,都能在马高蹬短的时候拉一把。在我心里,大姐就像我们的妈妈一样,关心爱护着姊妹和兄长,带领我们走过一年又一年。

    寒雪梅中尽,春风柳上归。新的一年开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