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定内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自定内容

威尼斯人娱乐

FLOWER SHOW

图片
自定内容
{
导航菜单
自定内容
遇见。花
自定内容
}
文章分类
下一篇:没有了
文章正文
天衣作梅祺茶香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9-03-31 18:28   

    欣闻天衣要开讲座,一众文化圈的朋友们都十分期盼,或将制作精美的海报转发诸聊天群,或挂于自己朋友圈那一亩三分地,再配以雅俗共赏的几句诗文,颇有几分文化人的味道。天衣作为资深文化人,躬耕文化几十年,虽不敢称著作等身,但他的才气与名节,二十年前,就盛名山城。舞文弄墨的人,难免有各类雅好与雅号。瘦柳,是他早些年前圈子里的雅称,而今因对梅花情有独钟,并师承名家,刘梅花的雅号却已是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我深谙酒好也怕巷子深的道理,所以提前几日为天衣的讲座做好策划宣传,一来是分内之事,二来因了他这些年来对我的格外关照,也是义不容辞。最重要的一点,实则无需对外而言,那就是,我希望更多的有缘人,通过这堂文化讲座,不仅可以受益匪浅,更能面对面感受其举手投足之间的文人风骨、学者神韵。

    确认过眼神,遇上对的人。

    与天衣结缘,屈指数来,也有几个年头。这些年来,于他清瘦的身影中,获得某种坚持的力量。

    阿祺姐文化沙龙的悄然走俏,说来也是机缘巧合,素来喝茶的人,讲究一个雅致,更注重一份物我两忘的心旷神怡,于闹市中寻一份清幽,于萧瑟中觅一处世外桃源,阿祺姐审时度势,顺应现代人的心灵归属感,恰如其分地妥帖置办,文化沙龙,自然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每期文化沙龙,邀请山城名家做客闽越汇,谈古论今,纵横驰骋,期期精彩。阿祺姐对于品质的追求,从来未曾懈怠。

    应了诺的事,知行便是合一。

    周日的午后,车行途中,竟不觉冷,倒是几丝若有若无的清风拂面,发酵着那份按捺不住的心情。恍惚之间,到达了阿祺姐的世外桃源。偌大的落地玻璃门窗,明净而敞亮。

    拾阶而上,推门而入,未曾进得大厅,陡然而至的那份雅室生香,居然如影随形,亦步亦趋。先与茶博士小涛哥打过招呼,拱手作揖,互道吉祥,一扭身,阿祺姐的身影飘然而至。素衣、素人、素面,招牌式的微笑如茶香四溢,沁人心脾。寒暄几句,就被姐姐拉到硕大的书台前,为那些素未谋面的读者们签名。说到此,不得不佩服阿祺姐这位有心人,为了支持新书上市,在她的朋友圈,统一帮朋友们代购了这本新书。这份润物无声的情谊,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当一切安排妥当,当各界朋友品味着薛芬老师亲手泡制的茶香,天衣的文化讲座也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为了备好这堂课,天衣颇费了一番心思。为了更好地讲解画梅,他谈古论今,耐心细致地剖析不同名家大师的梅作,从工笔到写意,洋洋洒洒,一气呵成。现场的互动,更是令台前仔细聆听的朋友们茅塞顿开,学有所悟。

    讲座之余,诸位兴致倍增,围着天衣现场作画。他端坐于画台前,气沉丹田,铺纸研墨。寥寥数笔,苍劲有力、千姿百态的梅花竞相跃然纸上,令观众无不拍手称赞。那些求得梅画的朋友们,激动之余,不忘拉着他拍照留念,想必,朋友圈又会被集体刷屏了。

    这正是:天衣作梅祺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    黄昏至,欢乐的人群依依惜别,带着天衣的画作,带着阿祺姐的新年祝福,我踏上了归途。一路上,总想着把这样温馨而暖心的瞬间,如何用文字勾勒出来,睡饱之后,那些文字便从心头涌起,直达指尖,我能做的,便是忠实地记录,以飨读者。

    天衣说,旧时文人,过年不事奢华,多是很简单随意的。著名补白大师郑逸梅曾写道:“某岁某夕,予遇沪上名士钱芥尘。钱问曰:过年忙劳何?予答曰:一切从简,插了梅花便过年。”

    唯有祝福各位看到此文的人,方能表达我虔诚的态度。就此搁笔。(吴鹏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