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定内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自定内容

威尼斯人娱乐

FLOWER SHOW

图片
自定内容
{
导航菜单
自定内容
遇见。花
自定内容
}
文章分类
文章正文
【心灵感韵】无人赏高节,仍自抱贞心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9-04-03 05:37   

    提起杨祥林杨老师,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位粗犷的北方汉子,高高的个儿在老师堆中,很是显眼。我见到他时,他已经头发花白,但他的头发极为浓密,脸上刻满密密的皱纹,操一口让人听不大懂的话,在校园里大着嗓门训人。

    后来学姐们告诉我他是美术老师时,我很惊讶。会画画的男人不应该是十指修长,眉清目秀,架一副细边的金丝眼镜,满身书卷气的吗?怎么会是如此粗线条,如此的大嗓门呢?

    很遗憾,在那个什么都不太发达的年代,我没有过多机会欣赏杨老师的作品,只是有一次在美术教室里打扫时,偶然发现墙上有几幅书着他大名的画。我那会儿曾经仔仔细细地端详过,却怎么也无法把那些虽然看不太懂,但有强烈文化味的画同他这个人联系起来,倒是他的大嗓门让我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某次周一的升旗仪式结束后,一声“解散”,我们说说笑笑往教学楼涌去,忽然听见杨老师的大嗓门在还未完全退去的晨雾中响了起来。大家停下脚步,循着声源找去,原来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,许是因为穿了一条特别肥的灯笼裤,在那样的时间、那样的场合里,太另类,有点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杨老师的声音很大,很快,本来就难听懂的话更加一句也听不懂了。而那个女生竟然笑嘻嘻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。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可能更加激怒了杨老师,他额上青筋暴起,手随着话语高高地在空中比划着。站在周围看热闹的我们在那一刻都觉得他太讨厌了,真是小题大做,连穿个衣服都要管!“煞风景的老头!”我身后高年级的学长小声嘟囔着。

    不记得那件事是怎样收场的,但在多年之后再回想,才觉得这个老头有些可爱!那天本来好多老师都看到了,为什么只有他会站出来斥责,是他与年轻的我们有代沟吗?还是一颗教育者的责任心使然?我相信是后者。

    杨老师训人有其不留情面的一面,但也有他作为长者对后辈温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那次跑操我因为起得迟,到操场门时杨老师已经在查人了,看到他高大的身影我的心都要跳出胸膛啦。那时也有试图趁乱冲进操场的同学,都没能逃脱杨老师的火眼金睛,我放弃了投机的想法,强作镇定向杨老师走去:“杨老师,我……”杨老师有点吃惊地看了我五秒钟:“去吧!”这下子吃惊的变成了我,他怎么没有训我呢?我顾不上发愣,赶紧跑进操场。后来想起时,大概是我没有找那些所谓的理由,反而让杨老师网开一面吧!看来诚实真的很重要。原来那么严厉的杨老师也有其温情的一面。再见到杨老师时,心中竟然觉得有一点温暖的感觉。再听他大嗓门训人的时候,竟然能从中听出点不一样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杨老师在我读师范的第二年,因病去世了,这个校园不知为什么冷清了好多。

    写完此文时,查阅资料,才发现杨祥林老师,竟然是安徽全椒人,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,1957年华东师大艺术系美术专科毕业后,分配到山西平定师范任美术教师。平定师范有“新苗”书画社,是培养书画艺术人才的园地,杨祥林一直是该社的辅导老师。后来我在网上找到了赵成秀老师悼念杨老师的小诗,读来不禁落泪,于朦胧中仿佛又见到那位老者高大的身影。